当前位置: > 金属网护栏 > 正文

好狗小白

作者:admin   来源:   日期:2015-7-3 15:20:45

黄垭岔沟有个老汉叫张宝桂,孤身一人,在山边涧口搭了一间小马架房,一个人靠打猎和采山货过日子。老头子年近七十高龄,身子骨很是硬朗,说句话响遍半个山谷。自己道,一个人,吃饱连狗都喂了,日子好混得很,将来,两腿一蹬,这小房就是棺材,即使烂掉了,也熏不着哪个。
这年初夏,张老汉进山捡羊肚子蘑,看见两个猎手在狼窝附近打死了一只老母狼,带着一只小崽儿,也就出生十几天的样子,闭着双小眼睛死命往老母狼奶子上蹭,样子可怜死个人!猎手说,回去活剥了它,放在鹿胎膏里熬,能卖不少钱呢。老张头儿见小狼崽儿太可怜了,就央求说: 你们这是何苦,它啥罪都没犯呢,怎么可以弄死它?给我吧,我当狗喂着,还是个营生。 那俩猎人跟老张头儿熟,又因为省政府几年前就明令禁止狩猎,他们理屈,只好不情愿地把狼崽儿留下了,临走时扔下一句话: 早晚你得受它的害。
张老汉把小狼崽儿抱回家。他家中养着一条母狗,恰巧也下了一只狗崽儿,奶水吃不了,奶头胀得鼓鼓的,老汉就让母狗连这小狼崽儿一块儿奶着,小狼崽儿活了下来。
动物断奶,很快的事儿,山里不缺吃的,一狼一狗很快长成半大个儿了。这年秋天,老母狗为撵一头狍子,竟然活活累死在树林子里。打那以后,张宝桂老汉就领着这一狼一狗过日子。狼崽子长得比狗高大不少,长着一身青毛,老汉叫它 小白 ,狗崽子也异常壮实,长得一身黄毛,老汉就叫它 阿黄 。张老汉从来不把小白当狼待,见了人,只说看我这两条狗,多有出息。小白和阿黄不但身高体壮,还让老头儿调教出一身好 本事 来,两人高的木棒障子,它们 嗖 地一下就蹿过去:遇上小野兽,常常是老汉刚刚喊出一个 咬 字,俩狗早箭一般地射出去,几乎同时将猎物咬倒!俩狗特别听老汉的话。他摸摸小白的脑门儿,说: 别看你个子大,你得管阿黄叫哥呢,遇事得让着点儿。 小白就闭上眼,拍打着那条硬尾巴,像是懂了,它从来不跟阿黄发生矛盾。老汉分食物,一般不往盆里倒,把食物拿在手,喊声 阿黄 ,抛出去,阿黄就一蹿老高,在半空中把食物接住。喊小白,也是这样。张老汉心中很是高兴,说: 我这老光棍赶上老来得子了。其实它们比儿子强得多。
张老汉当年是志愿军,参加过抗美援朝。战场上受了伤,不能娶妻生子,才落得孤身一人。对这样的功臣,国家民政部门本来有政策养他老的,然而,老汉从来不领国家一分钱。他说: 到我咬不动面条子那天再说吧。 黄垭岔沟里是国有林,他自愿担任义务护林员。有他领着俩 狗儿子 牢牢地守住,哪还有人敢来盗伐林木?
这年冬天的一个傍晚,张宝桂老汉正要吃晚饭,听到俩 狗儿子 狂吠乱吼,出门一看,是他外甥女的儿子大朋,披一身雪花,提一大包酒肉,探望舅姥爷来了。张老汉只有大朋他妈一个外甥女,从几个月把大朋扛在肩上扛大的,见孩子有这份孝心,能不高兴吗?赶紧把他让进小马架屋里。
日子多了见不到舅姥爷,真怪想的。 大朋把酒肉摆满老汉的小炕桌,爷俩对饮起来,张老汉是个见了酒忘记爹妈的主儿,才不在乎这个。可是,当大朋掏出一包粗肉,扔给俩狗吃,小白和阿黄却闻也不闻。
吃咱们的,白瞎你一片心思啦。 老汉笑笑, 这俩狗,除了我谁给的东西也不吃,怕下毒。
嗯? 大朋身子微微欠了欠,脸色就有些不自然, 难道连我还能给您的保镖下毒?
不中。公安局长也不中。人心隔肚皮,防着点儿不吃亏。往后,大朋你也记住舅姥爷一句话,交朋友一定得当心哪。 张老汉语重心长地说。
大朋觉得那狗不吃他的食物是丢了他的面子: 舅姥爷都信任我,狗反而戒备上了?如果我这酒菜里有毒,那后果岂不更严重?
张老汉 吱 的一口酒: 错了。我这么大岁数,不怕死。关键是这对狗,有它们在,遇上偷木头的团伙,实在斗不过还会去报信儿呢。
张老汉贪杯不假,可也好酒量,一瓶酒见了底,啥事没有。这时,院子里俩 狗儿子 又报警了。老汉猛地站起身,抓过猎枪: 有情况,这么晚了,没好客人!
  • 上一篇:时间可以回到原点,却已不在是昨天
  • 下一篇:没有资料
  • 相关文章

    佛山比华实业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装饰修边线,天花配件和LED天花平板灯的企业,集研发、生产、销售一体,公司旗下的项目包括氧化修边角,铝型材复式吊顶和LED平板灯,在行业内处于领先地位。是中国天花吊顶等行业装饰材料供应商的选择。公司拥有一支专业、高效的科研团队,拥有数十项专利。低碳、环保、节能的新型建材不断投放国内外市场,成为众多高端集成吊顶品牌企业的指定供货商 集成灯它是一种现代具有各种风格而健康环保的新型吊顶装饰材料(引进纳米技术,结合LED光源技术,及天然玉石透光片,锌合金)。

    Copyright LED灯-角线-修边条-佛山比华实业有限公司